Slain_LAMB

画画

“无论是王将、橘政宗还是其他人,有人做错了事,他就得支付代价,在那之前我是不会离开日本的。”恺撒吐出青蓝色的雪茄烟雾,“否则我会认为这是溃逃而不是什么撤离,会是我一生洗不掉的耻辱。而你不是学院里著名的狂徒和神经病么?你应该很高兴留在日本和我并肩作战才对,至少我是这么想的。”
“你想的没错,组长。”沉默了很久之后,楚子航说。两个人拿着易拉罐碰了一下,喝光了罐中的残酒。
天地幽蓝,大雨滂沱。

我们师兄叫恺撒组长了啊!
天呐这个气氛,酒都喝完了是不是该干正事了

“回来救我并不是什么理智的决定!”楚子航一边开枪一边大吼,“再来一挺加特林重机枪我们也杀不出这里!”
“妈的!你以为我想来吗?”恺撒端着司登冲锋枪扫射,嘴刁着霰弹往霰弹枪里装填,他必须保证至少有一只手的枪在发射,“可那个日本人一直在说我们走吧我们走吧!我为什么要听一个傻逼的话!”
楚子航不再说话了,只是笑笑。

抱着龙三嗷嗷,我cp真的是打打杀杀中甜出病来了。
啊师兄应该拿的是枪。

前幾天在空間看見的長衣梗,腦洞來了擋也擋不住。